偷工減料、虛假宣傳 人為製造網紅爆款踩雷現象頻現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16

  隨著網路消費成為人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很多商家極力打造“網紅爆款”,以此吸引消費者。以前,“網紅爆款”往往與品質和銷量掛鉤,消費者滿意、商家日進鬥金。而如今,很多商家在宣傳行銷上大做文章,人為製造“網紅爆款”,“網紅爆款”充斥人們的衣食住行,“踩雷”現象層出不窮,嚴重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

  在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來臨之際,法治經緯版結合當前消費熱點,深入調查衣食住行消費領域一些“網紅爆款”存在的問題,以倡導法治和文明的消費文化,助力消費者權益保護。

  入門基礎款單件,價格一兩百元;品質精緻、形式較好的定制款,價格上千元甚至過萬元……近年來,漢服、洛麗塔服裝、JK制服逐漸由小眾圈子走向大眾視野。由於價格昂貴,又有忠實愛好者沉迷其中,願意為之持續花費,因此這三類服飾被網友稱為“三坑”。

  公開數據顯示,2020年“三坑”總體市場規模在200多億元,2025年市場規模有望達到1266億元。巨大的商機,讓許多商家迅速瞄準這一領域,採用線上宣傳與線下推廣等多種行銷手段吸引消費者。

  然而,《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這些行銷手段背後暗藏著不少真正的“坑”,讓很多消費者花了大價錢,也沒買到品質過關或讓自己心儀的商品。

  線上上宣傳方面,“種草機”發揮了重要作用。所謂“種草機”,是指商家在推廣時啟用容貌姣好的模特,通過極具氛圍感的拍攝方式獲取消費者對商品的關注,進而購買商品。

  據洛麗塔服裝愛好者婷婷介紹,在其所在的圈子中,大家傾向於找一些大的店家以保證裙子的品質及來源“純正”。這些商家積累了數量可觀的粉絲,每次出新款預定前的一個月,便開始在網上找人測評、找“種草機”拍攝照片,然後線上上為新品瘋狂刷屏。

  “在這波宣傳過程中,有些山寨品牌濫竽充數,在網上模倣知名店舖、盜取網上的測評和‘種草機’拍攝的圖片,並假稱是自己的産品,再在各社交平臺散佈虛假資訊,吸引‘小白’掉入陷阱。”婷婷説。

  宣傳到位後,商家便會在一些社交平臺發起各種轉發抽獎活動,吸引消費者參與和關注。這個過程中,“坑”再次出現。由於“三坑”服裝的愛好者喜歡建群討論,因此不少剛起步或假冒偽劣的商家便會混跡其中,發佈廣告和聯繫方式,以期獲取更多客源。

  線下宣傳同樣“險象環生”。據了解,“三坑”愛好者熱衷於參加各種同好會、茶會等,比如漢服有“華服會”、洛麗塔服裝有漫展、大茶會等。多位業內人士指出,在漫展中,有很多商家開設鋪面,請一些知名“種草機”當鋪面的“一日店長”,以此引流。有一些商家“埋伏”在內,進行虛假宣傳。

  記者注意到,在一些社交平臺上,有不少“説給洛麗塔”“説給漢服”“説給JK”等話題,一批被騙的受害者在此講述各自的遭遇。

  即使逃過了虛假宣傳的“坑”,付款之後,各種“坑”依然如影隨形,其中讓很多資深愛好者特別痛苦的一個“坑”便是:成衣交付工期時間過長的問題。

  “我定制過一條裙子,1500元成交,結果過了一年半,我才拿到貨。其間無論我還想不想要這件衣服,都無法退貨退定金。”“三坑”愛好者梓溫告訴記者,這個圈子中有一條“潛規則”,即打著“定制”旗號的衣服在定金拍定、衣服交付後一概不可退換。

  如果這些衣服尺寸不合適,是否有退貨的可能?漢服愛好者小愛脫口而出:“不可能。否則店家就會在圈子裏‘挂你’(説壞話、罵人),甚至發動粉絲對你進行人身攻擊。並且,找電商平臺申訴的可能性也不大,畢竟交付時間是一年半甚至兩年,早已經過了售後的時間了。”

  還有“三坑”愛好者投訴稱,一些不靠譜的店家拿了定金後便“人間蒸發”,單方面拉黑刪除消費者的聯繫方式,且由於交付時間過長,消費者往往難以維權。

  據小愛回憶,她曾參與過“某圓子”店舖的盲盒福袋活動,135元外套襯衫裙子隨便裝。店家提前曬出漂亮的衣服圖片,她看中後下單,結果到手的衣服不僅顏色有問題,還散發著一股膠水味。

  “那些看著很漂亮的衣服照片,其實是在燈光和濾鏡雙重效果下的呈現。發現後也沒辦法,因為這種特價産品是不退換的,如果我投訴,圈子裏可能有人會説,‘明明是你貪圖便宜還好意思説是店家問題’。”小愛説。

  據多位受訪的“三坑”愛好者介紹,在“三坑”圈子裏,店家往往掌握著絕對的話語權。貨不對版、虛抬價格也是“三坑”服裝普遍存在的問題。

  小愛告訴記者,一年前,JK制服圈某知名店家宣稱“自己拿到了和日廠的獨家授權”,然後借此做大規模,不僅把價格帶了起來,還不許別的店家賣同類商品,聯合粉絲攻擊別的店家説對方抄襲,但隨後該店舖被曝出裙子條紋有問題,涉嫌抄襲,而且與其合作的實際上是國內的一家公司。

  還有一些店家擅長饑餓行銷、“打好頭炮開門紅”的策略。JK制服愛好者妞妞觀察發現,一些剛起步的店舖會在第一批衣服設計上花不少精力,吸引消費群體,等粉絲基數穩定後便不再用心製作服裝,而是注重宣傳行銷。還有一些店家宣稱衣服就要絕版了,哄抬市價,經過二團三團後,價格一輪比一輪高,而實際上庫存充足。

  “消費者要和賣家商定好發貨時間,不要輕信賣家的承諾或者圖一時方便私下交易。如果沒有收到貨,就不能確認收貨,可以和賣家溝通延長收貨時間,以保障自身的權益。”對於“三坑”中暗藏的各類“坑”,妞妞這樣建議。

  北京一家新中式烘焙門店裏,前來購物的阿姨詢問店員。透過店員身後的玻璃櫥窗,可以看到忙碌的店員和亮著燈的烤箱。得到肯定的回答後,阿姨選購了幾樣點心,心滿意足地掃碼付錢離開。

  近年來,以“手作點心、當日現烤”為宣傳噱頭的“國潮點心”紅極一時——福字、門神、紅藍色調的霓虹燈、港風混搭國風,加上排隊點單的隊伍,一家新中式“國潮點心”網紅店就此煉成併發展壯大。這些網紅店的單品配置大致可以分為經典類中點和創新産品,前者包括鮮花餅、蛋黃酥等;後者有加了麻薯的肉松蛋糕、加了巧克力流心的蛋撻、加了楊枝甘露的泡芙等。

  有業內人士告訴《法治日報》記者,“手作”點心聽起來是一個很美好的商業故事,但手工和連鎖化、規模化本來就是矛盾的。事實上,在酥皮類等工業化比較成熟的品類上,烘焙門店運用冷凍烘焙半成品已經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現烤”是真的,“手作”就未必了。

  “國潮點心”的代表之一——墨茉點心局,其創始人也曾表示,未來計劃把一半的産品都放在工廠完成製作。這也就意味著,“國潮點心”的立身之本或將被“冷凍烘焙”所取代。

  記者注意到,在目前的健康飲食浪潮之下,一些店家給産品打上“健康美食”“零卡零負擔”的旗號,價格也比普通的點心飲料貴一些。但有業內人士指出,其實際用料與一般産品並無區別。

  北京市民邱先生曾和朋友合資開過一家“國潮點心”店。據他介紹,點心的用料其實很普通,沒花多少錢,也沒有那麼多黑科技,“那麼多店家宣傳‘低卡’,怎麼可能呢?”

  “對於很多店家來説,宣傳所花的錢比用在食材上的錢多得多,甚至在目前點心店同質化現象嚴重、競爭愈發激烈的情況下,一些店家打起價格戰,通過偷工減料減少成本的現象並不鮮見。”邱先生説。

  美食類探店博主七七對於“國潮點心”的大肆行銷有著更深刻的體會。“‘國潮點心’現在就是‘卷’,一些問題隨之而來,比如同質化,但是總有那麼長的隊伍在店門口排著。”七七説。

  不少消費者吐槽,一些被冠以“某某點心局”“某某茶姬”的國潮美食,在産品製作上採用“中點西做”的方式,採用“煥新傳統”的理念,以“傳統元素+年輕時尚”的包裝和宣傳方式與美食相融,區別於以往單純包裝售賣的途徑,但産品實際上沒有本質區別,而且價格還較高。

  “6個小點心裝一盒,賣30多元,味道也沒有宣傳的那麼好,嘗過一次以後再也不想吃了。”北京市民小薇説,一些店排隊特別長,尤其是一些新開的網紅店,需要一大早找代購排隊代買,“真的是花了精力金錢買了個寂寞”。

  同質化、品質一般、排隊過長似乎是大多數消費者在前往這些網紅美食店打卡時遇到的共同難題。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除了找“託兒”代排隊營造店舖火爆的場面,這中間還會有黃牛代購混跡其中,將商品迅速炒熱提升價格。武漢某網紅國潮奶茶店就曾被曝出“排隊8小時,一杯賣500元”的新聞。

  來自江蘇的博主錢錢曾對“國潮點心”做過調研。她在一家“國潮點心”連鎖店發現,接連幾天,排隊的人都是熟面孔,這些人多半是學生或一些工作不忙的年輕人,店家每天給他們一兩百元,讓他們在店門口排隊購買,“哪個隊伍人少了,就去哪個隊伍排,還要故意交流説點心很好吃”。

  “國潮美食雖大力宣傳推廣、抓住風口快速發展,但‘網紅難活’,很多一時火熱的店舖難逃‘曇花一現’的境遇。面對目前出現的種種隱憂,如何把握産品品質,正確宣傳推廣需要商家重視。”錢錢説。

  “神仙設計”“獨特格調”“ins風”“聖托裏尼風”……貼著這些標簽的網紅民宿近年來備受遊客熱捧。然而,當網紅濾鏡消失後,這些民宿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去年五月,家住北京的孫女士想邀三五好友在民宿給自己慶生。貨比三家後,她最後定了一家位於北京朝陽門附近的民宿,原因是“看了商家的宣傳圖,房間窗明几淨,特別網紅風,夜景也好,適合拍照,而且裝飾、傢具都比較新”。訂房之前,她還特意和房主溝通,確認了“有兩個房間”“衛生條件好”“可以自己做飯”等問題。

  正式入住時,孫女士發現自己被騙了:原先略帶豪華的傢具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像從舊貨市場淘來的沙發櫃子;照片上看著有20平方米的大客廳沒了,孫女士和其他兩個朋友站在屋裏便顯得跼踀;所謂的雙臥雙床,其實就是把客廳電視墻的後面隔成榻榻米形式,不僅小而且無法保障隱私;廚房只有電飯煲和微波爐,只能點外賣吃。

  有博主實地測評了3家標榜自己是“廈門聖托裏尼”的網紅民宿,結果發現這些民宿均地處偏僻,周邊環境基本是宅基地和工地或是農家樂,並非網上所描繪的“海島”“湖景”,而所謂吸引網友競相打卡的聖托裏尼元素泳池、土耳其棉花堡,只能靠網友自行“腦補”。

  有業內人士告訴《法治日報》記者,許多網紅民宿周圍都是普通的鄉村或城市景色,但店家會模倣高檔場所的物品,再拍攝好看的照片,生搬硬套一些網紅標簽來吸引顧客,“去掉網紅濾鏡後就如同買家秀和賣家秀,對比強烈”。

  記者調查發現,除了住宿環境和網上圖片不符外,網紅民宿虛假宣傳還包括地址造假、優惠力度造假等。

  去年十月,家住安徽的楊女士帶孩子去重慶旅遊,為了孩子出行方便,她專門從某平臺上找了一家顯示距離某景點只有三四十米的民宿,價格每晚500元左右。等到入住當天,民宿老闆發來定位,她發現住所距離景點竟有500多米,而且也不是平臺上標注的地址。

  “如果是這個距離,300元左右的民宿就有許多選擇,環境也比這家好。經過和平臺多次溝通,我才發現是老闆上傳了虛假地址,平臺審核過程中也有問題。”楊女士憤憤不平地説,她最後取消了這筆訂單。

  記者了解到,民宿距離商圈、景點等越近,被搜索到的可能性就越大。一些商家利用遊客想住得近又對當地不熟悉的心理,將平臺上的地址定位在虛假位置。還有一些商家提供免費的接送服務,導致一些消費者即使被坑也不容易發現其中的貓膩。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發佈的資訊顯示,2021年3月4日,北京快跑資訊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的小豬民宿微信小程式發佈了“玩轉江南主題特惠8.5折起”活動的廣告宣傳內容,活動規則內明確“本活動部分房源參與8.5折優惠活動”。當用戶瀏覽不同房源資訊,點擊“優惠”頁面全部顯示“促銷活動江南行特惠每晚8.5折”,但實際每個房源都對應不同的折扣,並非所有房源都享受8.5折優惠。據了解,小豬民宿去年因兩次違反廣告法受到相關部門處罰。

  發現網紅民宿虛假宣傳後,能不能給予差評以提醒別的消費者?記者調查發現,給了差評僅自己可見的現象並不少見。

  據山東青島市民于女士介紹,她之前在某平臺預訂了每晚單價2000多元的民宿,但入住後發現洗手間無熱水、房門鎖損壞、設施陳舊等諸多問題,給差評後平臺不予公開顯示。

  民宿,本是人們逃離城市喧囂或是在“鋼鐵森林”中尋一處靜謐的去處,但越來越多的虛假宣傳問題使得網紅民宿成了“避坑”的關鍵詞之一。

  “民宿有情懷,更要講規矩,才能行穩致遠。希望民宿店家能夠去掉虛假宣傳帶來的網紅濾鏡,讓人放心入住。”多位受訪者不約而同地説。

  隨著共用單車在全國鋪開,一些産業鏈也隨之火了,“共用單車兒童座椅”就是其中之一。這種座椅並不貴,60元至200元就能買一個,網上有的店舖一個月就能夠賣出1000多個。然而,這樣的共用單車兒童座椅真的安全嗎?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在某電商平臺以“共用單車兒童座椅”“自行車兒童座椅”為關鍵詞搜索發現,這種兒童座椅大致有兩種:一種是木質,佔大多數;另一種是合金制。商家幾乎都將“便捷”“安全”“適用大部分共用單車”作為宣傳重點。

  就安全性問題,記者諮詢了10家售賣此類座椅的店舖。有的店家稱,這類座椅大多適合2歲至12歲、體重100斤以下的孩子乘坐;有的店家稱,只要孩子身高在1.3米以內、體重不超過120斤便可使用。且所有商家都表示“只要安裝好就不會出現問題”。有的商家直接建議,為了更安全,可以購買“套餐”。所謂的套餐,就是除了座椅之外,再給座椅配備腳踏、坐墊和安全綁帶。除了套餐,還有升級版,就是帶有護欄、扶手和腳踏的座椅。

  當記者進一步詢問品質如何保證時,大部分店家避重就輕,介紹他們有運費險,配件一年內免費更換。還有的店家介紹説,其于去年年底申請了專利。但記者注意到,其專利為外觀專利和實用新型專利。實用新型專利的申請不需要進行實質審查,並且只針對産品的形狀、結構等進行保護。

  對於這種網紅兒童座椅,使用過的家長評價如何?記者注意到,在電商平臺評論區,有的家長吐槽“座椅卡得不牢、坐墊品質不好”,有的家長稱“感覺商品很危險”“卡槽處的透明膠條一直掉”。

  為測試此類座椅的安全性,記者在兩家銷量較高的店舖各購買了一款座椅。收貨後,記者在安全路段,承載一名5歲、1.2米、45斤左右的男孩進行了實驗。

  使用普通版座椅時,記者感覺到,單車操控難度大幅上升,拐彎傾斜幅度大,容易摔倒。而使用被宣傳為更加安全的有扶手的座椅時,其扶手會影響單車的車把操作自由度,單車在大幅度拐彎時會被兒童座椅的扶手擋住,這樣在發生危險時大人可能難以控制方向及時躲避。另外,如果讓兒童坐在大人身前,其頭部可能與車把處於同一水準面,在急剎車時兒童會因為慣性,導致頭部或臉部撞上車把。

  多位使用過此類兒童座椅的家長告訴記者,座椅的固定方式多是使用卡槽和螺絲進行固定,在自行車行駛過程中有時孩子晃動導致螺絲或卡槽鬆動,孩子在騎行過程中存在受傷的風險。無論是木板材質的還是合金材質的,大多數共用單車兒童座椅兩側都沒有遮擋,僅憑大人的雙腿在車輛騎行過程中擋住兒童,無法保證兒童的安全,並且兒童舒適度也較低,在單車快速轉彎時,孩子有從車上摔落的危險。

  針對共用單車上能否安裝兒童座椅的問題,記者諮詢了多家共用單車公司,對方均表示不建議用戶安裝,存在安全隱患。

  “從安全形度來説,共用單車沒有配備兒童座椅,不具有攜帶兒童的功能,安全性無法保障。我國《關於鼓勵和規範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也明確表示,共用單車不得載人,不得在共用單車上加裝座椅。私自加裝兒童座椅不僅違反了相關規定,而且極易發生意外。家長不要為了圖一時便利,將孩子置於危險中。”有業內專家對記者如是説。

  免責聲明:中國網科技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科技”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